股票配资门户 金种子酒卖地难掩业绩颓势 华润主导能否力挽狂澜?

发布日期:2024-06-15 02:52    点击次数:198

当前港股的估值处于历史低位,风险溢价也属于极端水平,但是在缺乏强催化剂的情况下,短期内出现的反弹或仅能视作超跌反弹。

文|睿研消费组

编辑|ZL

来源|蓝筹企业评论

3月22日,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向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酒”,600199.SH)提问:“公司今年年度销售目标和利润目标是多少?”

随后,公司董秘在26日解答时未能直面回答这一问题,而是说道: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稳定,未来将继续聚焦公司发展战略方向,夯实经营管理,提升产品力与竞争力,推进公司高质量可持续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多价值。具体数据敬请关注公司后续披露的定期报告。

从这位投资者的提问中可以体会到他急切盼望公司改善业绩的心情。

1

近五年来业绩难堪 归母净利润仅一个季度盈利

Wind数据显示,自2019年第一季度起,到2023年第三季度,共19个季度,金种子酒的归母净利润仅有一个季度是盈利的。

图片

2

两大转型“失误”

回顾过往,曾经的金种子酒也是一家高增长公司。

金种子酒成立于1998年,是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控股子公司。1998年8月12日,公司在上交所上市,并拥有“金种子”和“醉三秋”两个中国驰名商标,以及一个“颍州”作为“中华老字号”。

在金种子酒上市10年后,公司迎来了快速发展。从2007年到2012年,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从7.88亿元增长至22.94亿元,净利润则增长到5.61亿元,迈入了“徽酒”第一梯队。

然而,之后金种子酒的业绩逐渐下滑,被其他竞争对手超过。从2013年开始,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连续出现负增长,仅在2018、2020和2021年实现了正向增长,其余6年均呈负值增速。

2019年,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为9.14亿元,净利润为-2.04亿元,成为当年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亏损的企业。为了扭亏为盈,贾光明于2019年被任命为金种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并于2020年2月底被选为上市公司金种子酒的董事长。

贾光明推行了高端化战略,推出了“醉三秋1507”等高档产品。虽然在2020年实现了净利润6940.61万元和营业收入10.38亿元的扭亏为盈战略,但公司在2021年再次亏损1.66亿元。此后,这家公司2022年四个季度全部亏损;2023年第一季度持续亏损,第二、三季度稍有改观。

有观点认为,金种子酒在发展上面临着诸多困境, 包括推广高端产品的压力、经济发展趋势以及自身营销策略等影响。

在华鑫证券看来,公司存在两次较大失误。

首先是2013年-2015年,金种子酒错失升级机遇的原因是公司对产品价格带升级的决心不足,导致未能顺利搭乘消费升级的发展快车。

安徽省在2011年前后经历了白酒消费升级的第一轮,主流价格带开始往上攀升。虽然2012年金种子计划推出徽韵金种子系列,但由于公司未对产品价格带升级抱有足够的决心,所以在该系列上并未投入较多资源。

相比之下,竞争对手古井贡酒和口子窖则分别注重布局"年份原浆系列"和"窖藏系列",向更高价格带进行升级,占据了高端市场的先发优势。2013年,金种子对柔和、祥和系列产品进行了升级,但目标市场仍然聚焦在低端市场。随着竞争的加剧,公司的盈利水平受到了压制。

此外,2016年至2019年,这家公司的改革的成效也不明显。

尽管公司选择在价位为100-200元的主流市场推出健康酒品牌“和泰”,旨在开拓健康酒赛道并争取差异化竞争,但市场规模较小且不适用于商务和婚宴等宴会场景,这导致新产品未能扭转公司业绩困局。

同时,由于缺乏产品升级的品牌焕新,价格带升级遇阻以及渠道利润被压缩,公司品牌老化问题日益突出,导致市场份额不断下降。该公司的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营收下降30.46%,达到9.14亿元,而归母净利润为-2.04亿元。

不过,这家券商较为看好华润入主后的金种子酒。

2022年2月,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计划将其持有的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使得华润成为金种子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这一举措为金种子集团带来了新的动能,推动公司在管理团队、销售团队、渠道拓展以及产品升级等方面的发展。

2023年,金种子集团推出高线光瓶单品“头号种子”,旨在顺应光瓶酒高端化和年轻化的发展趋势。未来,金种子集团计划以此产品作为核心抓手,通过借助华润渠道来实现全国化推广。

华鑫证券认为,华润战投的战略入股为金种子集团带来了新的变化和增长机遇,加速了金种子集团的高端化发展进程。这一战略合作有助于金种子集团在市场中获得更多的曝光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市场地位与竞争力。

从金种子酒目前的人员结构来看,华润集团实际上已经成为其销售中的主导方。

根据公开信息,金种子酒的核心管理层中除了董事长谢金明外,副总经理徐三能,还有一些管理人员分别负责生产车间酿造技术、公司日常事务以及销售系统高管职位,这些管理人员几乎全是华润雪花系的员工。

华润系进入金种子酒后,借助华润雪花的渠道系统,开始大规模改造和重塑金种子酒的产品矩阵与营销组织。根据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在三季报业绩说明会上的说法,公司的战略是"做强底盘,做大馥合香,提质增效,再创新辉煌"。通过底盘产品的覆盖提升实现短期增长,为次高端馥合香的培养争取时间,并按计划推动支持战略落地的各项业务。

3

卖地拯救业绩未果

然而,从2023年业绩来看,华润的销售渠道似乎并未能挽救公司业绩。而金种子酒竟然试图开始“卖地”来增加收入。

2023年12月13日,中水致远评估公司发布的一份有关金种子酒所持土地使用权资产评估公告显示:在评估基准日2023年9月30日,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拟转让三宗土地使用权评估价值(含增值税)为4250.01万元。评估结论使用有效期为一年,即自2023年9月30日至2024年9月29日期间有效。

此前,金种子酒公告,拟将其所持有的9.8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4250.10万元转让给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

对此,这家公司表示,为解决房、地产权分离等历史遗留问题,明晰产权归属,减少关联交易,提高上市公司整体运营质量,拟将上述土地使用权转让给金种子集团。同时,不会对公司损益及资产状况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在外界看来,这或许是一种挽救业绩的行为。

2023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数据显示,金种子酒亏损金额为3300万元。因此,如果正常经营,这笔卖地款可以抵消业绩亏损。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即使有了这笔卖地收入,公司2023年度依然亏损。

据金种子酒此前发布的2023年度业绩预告披露,公司预计2023年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1200万元到220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4800万元到5800万元。

对于业绩亏损,金种子酒表示:由于目前公司产品销售仍以中低端产品为主,高端产品馥合香系列年内换新上市尚处于品牌推广期,需要投入较高的市场费用以维护并拓展市场份额。

然而,依靠中低端产品撑起业绩的弊端则是公司毛利率较低。

财报显示,2023前三季度,金种子酒高端酒、中端酒、低端酒分别实现收入0.15亿元、0.54亿元、1.35亿元,分别占酒类业务比重 7.16%/26.69%/66.15%。其中高端酒环比增长78.30%;中、低端酒分别下滑15.12%、5.39%,到2023年三季度末,金种子酒的毛利率仅35.77%,在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垫底。而且,落后于倒数第二的伊力特13个百分点,落后倒数第二的皇台酒业近25个百分点以上。

图片

数据来源:企业年报

金种子酒将于4月30日发布《2023年年报》,华润入主能否“拯救”金种子酒萎靡的业绩,将值得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内容和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整理股票配资门户,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上一篇:股票杠杆的投资app 光大银行有点“悬”    下一篇:黄金期货配资 世界经济论坛特别会议将在沙特举行